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名医工作室 >> 湖北省 >> 正文
张介眉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简介
文章来源: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7/6/20

张介眉

国家级名老中医张介眉传承工作室简介

国家级名老中医张介眉传承工作室由临床经验示教诊室、临床经验示教观摩室和专家资料室组成,工作室古香古色,环境优雅,设备齐全,是中医药传承的理想场所。工作室团队共24人,由中医临床、计算机软件及信息网络等多学科工作人员组成,其中固定工作人员3名、学术继承人23人,人员年龄、专业和职称结构应相对合理,规模适当。工作室以继承弘扬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培养优秀中医临床人才为己任,积极开展张介眉教授传承工作,工作室工作内容如下:

1、传承办公室负责安排导师的日常生活,做好导师临床带教准备工作,为临床带教创造良好的工作氛围;

2、传承办公室负责协调导师与学生之间的工作关系,组织开展临床带教与学术交流,负责督促学生按期完成教学计划;

3、积极组织参加学术活动,学生轮流讲课、交流跟师心得,老师授业解惑,师生互动探究医理医道,在学习讨论中升华自己;

4、组织学生跟名师博采众长、读名著勤求古训,总结历代医家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不断提高中医临证水平;

5、承担并安排本院本科实习生及研究生带教工作,积极开展科学研究,加强专利保护,进行成果推广,提高工作室的学术地位;

6、做好名医工作室学术资料管理与上传工作,借助网络优势展示名老中医风采和学术成就,推广其学术经验。

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张介眉工作室

张介眉教授、主任医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湖北中医药大学和广州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全国第三、四、五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建设项目专家,湖北省知名中医、湖北中医名师、武汉中医大师。现担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研究室主任、国家中西医结合临床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国家脾胃病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先后获“中国中西医结合优秀个人”、“武汉五一劳动奖章”、“武汉杰出人才奖”提名奖、“武汉市首届优秀科技工作者”、“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武汉市创新能手”、“武汉市优秀科技人才奖”、“白求恩式的卫生工作者称号”、“武汉市百日立功活动二等奖”、“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湖北省医务管理先进工作者”、“全国百名优秀院长”、武汉市专家服务中心顾问等等荣誉称号。先后主持包括国家自然基金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在内的国家及省部级以上科研课题11项,主持的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各一项,并经省部级以上主管部门验收合格。此外,他还主持武汉市科研课题12项,共获得省市级以上科技进步奖10项,主编出版专著12部,副主编专著2部,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或指导老师发表论文100余篇,其中SCI论文2篇,申报国家发明专利12项,其中授权专利5项。

武汉中医大师——张介眉

1947年生,湖北黄陂人。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全国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专家,全国第三、四、五批名老中医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湖北省知名中医、中医名师。从事中医内科临床与科学研究50余年,一直致力于中医及中西医结合研究,擅长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和心脑血管疾病。

现担任国家中西医结合临床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国家脾胃病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副理事长、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长等职务。

主持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在内的国家及省市级科研课题13项,主编出版专著13部,副主编专著2部,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或指导老师发表论文120余篇,获得国家发明专利6项,共获得省市级以上科技进步奖12项次。先后获“中国中西医结合优秀个人奖”、“武汉市五一劳动奖章”等。

张介眉教授出生于中医世家,为黄陂张氏第七代传人,历经跟师学徒、院校教育和继续教育等途径学习中医,勤耕不辍,学以致用而收获颇丰。他长期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基础理论扎实,临床经验丰富,一直致力于中医、中西医结合研究。在50余年的行医生涯中,他以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技、严谨的学风,骄人的业绩而得到业界的认可,深受患者爱戴,被推举为武汉市中医大师。

一、热爱中医事业,收获累累硕果

张介眉,男,1947年生,湖北黄陂人,主任医师,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名老中医传承工作室专家,全国第三、四、五批名老中医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湖北省知名中医、中医名师,享受国务院津贴专家,武汉市中医大师。现担任国家中西医结合临床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国家脾胃病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常务理事、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副理事长、武汉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理事长等职务。先后获“中国中西医结合优秀个人奖”、“武汉五一劳动奖章”、“武汉杰出人才奖”提名奖、“武汉市首届优秀科技工作者”、“首届中医药传承特别贡献奖”、“武汉市创新能手”、“武汉市优秀科技人才奖”、“白求恩式的卫生工作者称号”、“武汉市百日立功活动二等奖”、“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先后主持包括国家自然基金和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在内的国家及省市级科研课题13项,主编出版专著13部,副主编专著2部,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或指导老师发表论文120余篇,申报国家发明专利12项,其中授权专利7项,共获得省市级以上科技进步奖12项次。从事中医内科临床与科学研究50余年,一直致力于中医及中西医结合研究,擅长治疗消化系统疾病和心脑血管疾病,对部分疑难杂症有独特的疗效。

二、讲究临证技巧,巧施活人妙术

张老出生于中医世家,从小接受中医药文化的熏陶,很早就随父亲及伯父跟师学习中医,历尽艰辛,学有所成;1963年就应招于基层卫生院独立行医,凭借自己扎实的基本功为患者诊病,名噪一方;后又以优异成绩考取湖北中医学院,跟名师、读名著、习西学,中西并重,融会贯通,学有所长;毕业后多次到湖北中医学院和省市医院进修学习,先后跟随多位名老中医学习,博采众方,大胆实践,医技见长。张老从事中医临床、科研和教学工作五十载,对中医药事业孜孜以求,将继承与弘扬中医药文化为己任,不断求索,勇于创新,建树颇多。他的临证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崇尚经典善用经方,兼习百家之长起沉疴

和众多经方派医家一样,张老对《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和《温病学》等经典名著推崇备至,对经典内容烂熟于心,临床运用信手拈来,巧施辩证之法,效如桴鼓。他认为作为一名临床医生,《药性赋》、《汤头歌括》、《医学三字经》、《濒湖脉学》小四部经典及《医学实在易》、《医学衷中参西录》、《证治准绳》等专著乃临证必读之本,一定要读懂悟透,活学活用。张老临证处方用药,师古而不泥古,兼习百家之长,巧施辨证之法,讲究异法方宜,以善用经方、出其不意而著称,临床效果显著。

2、辩证施治讲究技巧,坚持辨病辩证相结合

张老非常重视辩证技巧研究,辨证论治是中医临床的核心内容,而辩证技巧又是临床诊断的灵魂,可以提高中医诊断的速度和准确度,也直接关系到临床疗效。临床一定要善于察言观色,善辨真伪,可以提高临床的诊疗水平。比如巧辩人体排出物治疗疑难病体现的是诊断技巧;根据舌苔的颜色及分布,调整寒药和热药的剂量体现的是治疗技巧;根据胃镜下胃粘膜的病理表现结合四诊资料,指导临床用药,体现的是中西结合技巧。

张老认为,中医、西医和中西医结合是我国医学发展的三驾马车,中西医优势互补是未来医学发展的方向,病证结合模式是中西医结合的必由之路。病证结合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中医利用西医在疾病诊断方面的优势,在西医辨病的基础上运用中医辨证论治,或者中西医结合治疗;另一种就是发挥中医药整体调节和辨证论治的优势,在中医辩证施治基础上根据西医的病理特点用药。临床必需坚持病证结合的诊疗模式,才能发挥两种医学的优势,促进医学科学的发展。

3、重视理论勤于实践,擅长化裁通变克顽疾

张老认为,人体是有机的整体,临床必需重视内外相应、动静相宜、上下交感、左右协调、寒热兼顾,以平为期,以和为贵。临床用药擅长引经据典,知常达变,疗效显著。

他讲究动静结合,一方面,动药和静药要合理使用,如自制的“220合剂”,巧用动静结合治血证,方中既有静药白及、枯矾、牡蛎收敛止血,又有动药大黄化瘀止血,止血而不留淤,行血而不动血。另一方面,动药和静药剂量要合理调整,如通过调节四物汤中动静药的剂量治疗月经不调,对闭经、月经过少、月经衍期等偏于血闭者,动药(当归、川芎)药量必须加大;对月经过多、经期提前等偏于通者,静药(熟地、白芍)药量即可相应加大。

他擅长上病下治和下病上治。比如癃闭,他认为多由肺失宣降,水道不通,上下不能交感所致,常以三子养亲汤宣达肺气于上,合滋肾通关散滋肾通关于下,再加舟楫之桔梗宣降肺气、清热之黄芩清上凉下,使其上下交通,尿道豁然开通。又如石淋,宗“欲降先升”之法,以补中益气汤加鸡内金、金钱草、牛膝、冬葵子、石韦、枳壳交上达下,排出结石,以奇胜之。自拟黄角汤(生大黄、水牛角)上病下取治疗中风。

他擅长知常达变、取类比象,将外科疮疡的托里解毒法引入消化性溃疡的治疗当中,从痤疮有脓点的特点及“肺合皮毛”,妙用千金苇茎汤消痤疮,从蝉居高处而鸣取类比象用蝉衣治疗脑鸣,运用治疗阳虚汗漏的桂枝加附子汤异病同治疗崩漏等不甚枚举。审其制方之精义,用药之要着,化裁通变,可见其深谙医学之精华。

4、善用兵法遣方用药,巧施用兵之策建奇功

张老崇尚用药如用兵之策,认为“兵者诡道也”与“医者意也”体现的是用药如用兵的战略思维,处方用药就如调兵遣将,事关疾病的转归与预后。他临床善用兵法医学揭示医理,制定治则治法,结合用兵之策,巧施妙药,不仅要兵贵神速治“已病”,而且要未雨绸缪治“未病”。他认为新病正气尚盛,可攻可破,当采用攻邪的办法,若用药后余邪未尽者,宜将剩勇追群寇,使邪去正安;久病正衰,宜攻补兼施,大凡攻伐,当穷寇莫追,衰其大半而止,不可猛攻峻伐,以免损伤元气。
为了使大家更好的了解兵法医学,他编写出版了《用药如用兵今译》和《三十六计与中医学》,还负责国家大型医学丛书《兵法医学》的编写。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和经典的医案阐述用兵计谋与用药之奥妙,细细研读常有茅塞顿开之感,成为临床医家所喜爱的读本。

三、勇于开拓创新,促进学术发展

张老认为,中医药也要与时俱进,现代中医药的发展既要保持中医特色,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中医药,又要吸收西医之所长为我所用,必需培养一大批优秀的中医药人才。多年来,他一直不懈努力,致力于中医药现代化和中西医结合工作,从理论到实践全方位的进行探索性研究,在多个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1、重视中西医结合方法研究

张老非常重视中西医结合,积极组织开展中西医结合方法学研究,提出中西医结合“疗效观”,首提中西医结合优势病种研究,推动成立了武汉市中西医临床研究基地,制定出中西医结合研究方案,积极探索中西医有机结合的最佳途径。

他认为中西医结合是“人、病、证”的融合观。西医重视疾病的诊断,用多学科:声学(超声波)、电学(心电图)、光学(胃镜、X光、显微镜)、磁学(核磁),确认病名、病位、病性,然后用法祛除它,可见是以“病”为中心。而中医往往重视“人”与“疾病”的关系,在解决病的过程中结合人体气血阴阳的虚实综合处置。比如“肿瘤”,西医往往“一切为快”,确为上策;中医则考虑能否在“带瘤生存”的基础上,结合气血阴阳辨证,或益气养血、或滋阴和阳,兼以清热解毒、或活血祛瘀、或软坚散结等法辨证处置,同时针对不同脏器的肿瘤选择用药(如肺部肿瘤用石上柏,胃肠肿瘤用石见穿,肝脏肿瘤用玄胡、川楝子,泌尿系肿瘤用猪苓,乳腺肿瘤用柴胡,卵巢肿瘤用藤梨根等),以增强人体的抗病能力,并攻瘤解毒,同时亦能加强西医放化疗的治疗作用,并减轻其不良反应,数年生存者众多,也不失为一种可供选择的良策。此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模式,形成了“人病结合、病证结合”的三角关系,充分体现了中西医结合的优越性。

他认为中西医结合方法学研究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展开:①中西医药在疾病发展不同阶段的适时性运用;②药物与非药物疗法的技巧性运用;③内治与外治疗法的技术性运用;④围手术(含介入)期及围放化疗期的防御性运用。中西医结合方法学研究的关键是如何实现中西医的有机结合,制定中西医结合的诊疗和疗效评价体系。他主编出版了《中医现代研究》、《中西医结合卒中单元》等专著,为中西医结合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2、初步建立通阳法理论体系

张老在前人“通阳”法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提出“阳气不通”是疾病发生、发展的重要环节之一。他认为阳气调达通畅,则气血调和,脏腑经络、四肢百骸的功能正常;一旦“阳气不通”,则必然会影响脏腑功能及气血津液的化生和正常的运行,导致津聚为痰,痰瘀痹阻,变生百病。因此,他认为“通达阳气”是临床重要的治疗方法,并对阳气不通导致疾病的病因、病机、临床表现以及通阳法、通阳方剂和中药进行了系统整理,出版专著《通阳论》,初步建立了通阳法理论体系。

在通阳法研究基础上,张老重点对辛温通阳中药葱白进行十余年的了系列研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辛温通阳治疗冠心病”被列为国家重点研究室。出版了《华夏小葱研究》一书,成为全国系统研究小葱的创始人之一。主持了包括国家自然基金、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在内的国家及省市科研课题13项,取得国家发明专利5项,开创了中医药理论创新的最新领域。

3、率先提出脾胃升降协调论

张老认为,古云:脾胃同居中州,为气血生化有源,后天之本,健则抗御诸邪,衰则百病丛生。脾主升,胃主降,脾胃气机升降协调是脾胃功能正常的关键。他作为我院国家重点学科脾胃病科的学术带头人,运用脾胃升降协调论治疗反流性食管炎、功能性消化不良、肠易激综合征、Hp感染相关胃病收到较好的效果。他的经验方半夏调中颗粒已经成为院内制剂广泛用于临床,疗效满意,张老在运用本方时,尤重辨舌,临证见舌苔黄白相间者用之效佳;对舌苔偏白或偏黄者,调整方中芩、连和炮姜用量亦可收到满意的效果。脾胃升降协调论的提出及方药的研究,对于提高脾胃病诊疗水平意义重大。

四、善于因材施教,培养中医人才

张老治学严谨,临床带教,善于因材施教,注重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他为自己的学生制定了跟师学习的路径图,读什么书、如何读书、如何考核都有具体的要求。要求学生要脚踏实地从基础做起,认真学习四大经典及历代中医名著,做好读书笔记。临床带教时总是结合临床病例,深入浅出讲解中医药理论,尤其是临床应用中医经典理论的体会,并从中西医结合的角度去理解和解释中医的内涵,使学生能够真正理解中医理论的真谛。在培养学生的临床能力的同时,更注重培养学生的科研能力以及应用中西医理论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到目前为止,张老已培养博士研究生6名,在读博士研究生4名,硕士研究生21人,在读硕士研究生6名。作为全国第三、四、五批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指导老师,已培养出学生4名,还有2名学生即将出师。在他的学生眼里,张老既是良师,又是益友。他以自己宽广的胸怀,无私的奉献激励着年轻的一代中医人勇攀中医高峰。《诗经》有云:“芃芃黍苗,阴雨膏之。”雨滴小能令江河永不息,之划少且让文章韵无穷!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