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中医书籍 >> 中医书籍 >> 正文
拼音导航ABCDEFGHJKLMNPQRSTWXYZ

《外科全生集》

阳症门

痈疖

凡患色红肿疼痛,根盘寸余者是痈。毒发三四日,尚未作脓,以嫩膏围外,内以醒消丸,热陈酒送服三钱,即止其疼痛。夜间得睡,次日患皮起皱,再服全消。如过四五日,患将作脓,亦以醒消丸与服,消其四围肿硬,痛息毒散患哑,此以大变小之法。有脓之患顶,取咬头膏贴,加以代刀散三钱,酒服穿之,或刀点分许穿之,以洞天膏贴,不几日收功。如患盘数寸者,或患居背心、脑后、腰腹、肚腋、阴囊等险之穴,用五通丸、醒消丸,早晚以败毒汤轮送一次,皮皱痛息,再服至愈。倘溃,即用托毒散、醒消丸,亦早晚轮服。如患盘不满一寸,亦红肿者是疖,蟾酥丸、梅花点舌丹,皆可消肿止痛。

马曰∶此治法极是。

又曰∶腰腹、肚腋等处痈疖,五通、醒消二丸最佳。

牙痈

牙根肉红肿痛甚者是。刺出毒血,取珍珠散吹之,内服龙胆泻肝汤而愈。倘牙骨及腮内疼痛,不肿不红,痛连脸骨者,是骨槽风也。倘以痈治,则害之矣。故治病贵在识症。

马曰∶牙痈乃胃火风热交攻,脓出即愈。至腮颊之肿不退,外溃则成穿腮漏。

发颐遮腮

患生于腮,有双有单,一曰遮腮,一日发颐,当宜别治。腮内酸痛是遮腮,取嫩膏敷上,次日痊愈。倘病仍两腮发肿,不酸痛者是发颐,宜服表风散毒之剂,当用白芷、天麻、防风、荆芥各一钱,陈酒煎半碗,送服醒消丸而愈。

马曰∶遮腮以疏风清胃为主。如病后发颐,起耳根之下,肿连腮项,乃少阳邪热结聚,须兼顾本症。天麻、白芷、防风、醒消,均非所宜。盖此症发于温热病中,未能发汗解肌,热病最易伤阴,故不得以辛温治之。

子痈

肾子作痛而不升上,外现红色者是也。迟则成患,溃烂致命。其未成脓者,用枸橘汤一服即愈。

马曰∶子痈与囊痈有别。子痈则睾丸硬痛,睾丸不肿而囊肿者为囊痈。枸橘等品,正治子痈之法。

囊脱

阴囊生毒烂破,肾子落出。外用紫苏汤日洗,取紫苏叶、梗为末,日敷,用青荷叶包裹,内服泻热汤。

马曰∶泻热汤治囊脱,颇效,可用。

赤游螳螂子

初生小孩,因胎中受毒,腿上患色红肿成片,身热,名曰赤游。游者,游走也,游走遍身而死。取哺退鸡蛋内臭水,拂上一二次痊愈。或小孩口内生疳,或腮内生一红块,名曰螳螂子,亦皆胎毒也。用生地五钱,生军一钱,陈酒浸透,取出共捣烂涂足心。男左女右,用绢缚好,干即易,愈乃止。嫩膏涂游亦效。口疳用生香附、半夏等分为末,蛋白调作如饼,贴男左女右涌泉穴,周时愈。涌泉穴即脚心。

马曰∶方内用蛋中臭水,一时难觅,不如以芭蕉根捣汁扫之,可退螳螂子。不可刀割。

疔毒

其患甚险,其害最速,生面目耳鼻之间,显而易见,生肩足衣遮之处,隐而难知。早觉者晨医夕愈,迟知者枉死甚多,即明枪易睹,暗箭难防之意。故妇女而患暗疔,直至发觉,误认伤寒,致毒攻心,走黄不救。黄即毒也。如头面唇鼻肩臂手足等处生一泡,或紫红,或黄黑者,疔也。初起刺挤恶血,见好血而止。取拔疔散插,以膏掩之,次日疔毒化脓而愈。凡属疔毒,宜服夺命汤。

红丝疔

手小臂,足小腿,生如红线一条者是也。要在红线两头始末刺破,毒随血出而愈,迟则毒入肠胃不救。

马曰∶红丝疔非刺去恶血不可,然须细看,必有红丝上延,方可用砭。否则恐是刀镰疔,误砭立见危殆,不可不知。

马曰∶夺命汤去细辛可服。

刀镰疔

患形阔如韭菜,长有寸余,肉色紫黑者是也。忌行针刺,以生矾三钱,葱白七根,共捣烂作七块,葱汤逐块送下,盖暖取汗,无汗再服葱汤催之,汗出为度。取烂鸡屎涂患立愈。迟则毒扫心腑致命。

马曰∶忌行针刺极是。方亦平妥可用。

陶曰∶疔疮走黄,用芭蕉根捣敷之,立愈。

走黄

疔毒发肿神昏,谓之走黄。如在将昏之际,急取回疔散二钱,开水送服。少刻大痛,痛则许救,毒化黄水,痛止命活。

杨梅结毒

杨梅疮,又谓棉花、广豆、广疮,因形而名。然其感毒无二,以化毒为贵,熏罨为忌,罨定复发难治。初发以三黄丸,每日五鼓取四钱,热陈酒送服,醉盖取汗。或以泻肝汤,每日早晚轮服。昔书所载升药为丸,雄黄为衣,粥饮送服,或点药条一根,口含冷水之法。后学万不可因此不费药资,致伤人命,自召天诛。

如有因服升药并药条熏罨复发,在五日之内,日服三黄丸,再取紫银茶时饮。如溃,以渣煎汤,患处日洗两度,接服圣灵丹,可祛毒尽,色转红活,用洞天膏贴收功。

即如下疳、蜡烛卸等毒,总不离此前治诸法。倘疼痛难忍,以圣灵丹五分,数服奏功。

如溃烂,俟毒退痛止,色转红活,当以药撒生肌。如阳物硬而不痿,白精流出,此乃妒精。用破故纸、韭菜子各一两为末,每服六钱,水一碗,煎半碗服。如见愈,宜以药剩,倘毒重,服圣灵丹,无不痊愈。

马曰∶此即江湖术士之隐药,万不可用。

马曰∶升药用水银炼成,误服,毒收入骨,须用青铅、川椒,方能解之。

诸疮

疮疥之生,独由于湿,故南方卑下之地,患生最多。昔书皆言湿热所致,方中皆用生地凉血,未见医愈一人。且以熏罨为法,熏虽疮愈,然毒归腹,定成疮 。凡患诸疮,宜戒沐浴,浴则湿气愈重,难以速痊。痊后再戒月余,庶免复发,忌食鸡羊虾蟹一应发毒新鲜等物,并戒房事。欲愈诸疮者,非得良方,未易痊也。按其名类,有脓窠、癞疥、绣球风、猴狲疳、泾风顽癣、蛀发癣、小儿疳、肥疮、蜡梨、火珠、 疮、烂腿、漆疮。

马曰∶诸疮癞癣,用药水洗,亦可见功。憔熏则不宜。

又曰∶有热者,生地又在所必用。湿重者,当用二妙为妥。

癞疥、绣球风

遇此二症,用合掌散二钱,可敷数次痊愈。临用以右手中指罗门,粘满香油,再在包内粘药,涂入左手心,合掌数摩。俟药止有气而不见形,将两掌擦疮,每日早晚擦二次,三日扫光,再擦三四日不发。

马曰∶此治癞疥之主方,用之得宜,效如影响。惟肾囊上不可用。

脓疥门杂

照前法以二美散蘸入手心,合掌摩擦,每日二次,愈后再擦三四日。

脓窠、坐板湿毒、猴狲疳

此等症,以五美散和嫩膏调敷,外以棉纸掩绑,不可动揭。五日后揭下,再敷一二次痊愈。如湿毒痒极,先以金银散敷上,次以前膏加敷。

马曰∶与合掌散同。

恶疮极痒

用金银散醋调敷,止痒。如破烂,烂孔痒极者,白蜜调敷。

蜡梨疮

用扫雪散,香油调腻,剃头后,煎滚灰汤温洗,洗后以药敷,敷后不必再洗,日以药敷,至愈乃止。

不痒恶疮

以猪苦胆和金霜散,调敷。

头面肥疮

用结子油,每日早晚拂疮两度,五六日愈。戒食虾蟹等发毒之物及煎炒熬油,食则延开难愈。

生于小腿,男人谓之烂腿,女人谓之裙风。气滞血瘀,经年累月,臭烂人憎。初起或由搔破,或生小疮化大,或因经热汤之气所致,或食毒物而成。当以老蟾破腹,蟾身刺数孔,以肚杂代包,填入孔内,蟾身覆盖孔外。每日煎葱椒汤,俟温,早晚各洗一次。以蟾易贴,内服醒消丸,亦早晚二服。三日后取地丁大力鲜草捣烂填孔外,盖乌金膏,仍以醒消丸日服。如皮中渗出清水,嫩膏加五美散敷。如内发痒,白花膏贴。如内有硬块如石,以生商陆捣烂涂。如孔内常有血出,先以参三七末撒内,次用牛蒡叶、根捣填,俟患口收小,不用草填,日以五宝散撒上,仍以乌金膏贴之收功。倘年老体虚,酌投补剂。

烂疮

用乌金膏,照患孔大小,剪如膏药一方,针刺二三十眼,取光面贴孔。日煎紫花地丁汤洗孔,并洗膏二次。三日内毒水流尽,色变红活,以水飞伏龙散撒上,仍用前膏贴外。戒多立行走、房事、食毒物。凡妇人须待月信之后贴起。

漆疮

取杉木屑,煎汤温洗。接以蟹黄、滑石二末,白蜜调敷。

患疮日久

此由体虚毒重。敷药按症酌用。内服神仙枣,四五日可愈。

以红枣丸四两,用红枣汤送服。服完痊愈。

如遇疮 危甚,不及服药,当觅大蟹四五只,约每重斤余者,令其白汤煮食,饮酒盖暖睡。不两时身上发疮,更狠于前,而 全消。仍以疮治,或服红枣丸,或服愈疮枣。

火珠

用生萝卜捣烂,好醋浸敷,迟治妨命。

流火

患生小腿,红肿热痛,不溃不烂。世之医家,惟以刀镰出血,或以鳝鱼血涂,总无痊愈之日。时常发作,复镰复涂而已。治法当以矿灰化于缸水内,次日,水面上定结一层如薄冰者,取起,以桐油对调腻浓,每日拂上三次,三四日痊愈,后不复发。医时忌食猪肉。

诸癣

用癣酒拂治。先将癣三日一剃一拂,至愈乃止。

蛀发癣

取生木鳖片浸数日,入锅煮透,取汤洗,洗后取蜈蚣油搽头,至愈方止。或取草乌切片,炙脆研粉,醋调,日涂三次,数日愈。

马曰∶先令剃头,汤洗。

阴顽恶癣

以鲜角膏加醋,煎至稠腻,瓷瓶贮之。遇此症,先行剃之,剃后以膏涂之,日剃日敷。

俟毒水流尽,再敷数次痊愈。

痔漏

痔漏即肠癖。凡人九窍中有小息肉突起,即如大泽中有小山突出也。不独于肛门一处言痔,故有鼻、眼、牙痔等名。痔分五种,状亦不一,曰牡,曰牝,曰脉,曰肠,曰气。未破谓之痔,已破谓之漏。

─肛门边生出数疮,肿而突出,脓溃即散者,牝痔。

─肛门边露肉如珠,状如鼠奶,沥血流脓者,牡痔。

─肠口颗颗发 ,且痛且痒,血出淋漓者,脉痔。

─肛门内结核有血,发寒热,登溷即脱肛者,肠痔。

─肛门肿痛,遇怒即发,怒息即安者,气痔。

─酒醉即肿痛流血者,酒痔。色痔相同。

─每大便有血注不止者,血痔。

外痔

以槐梅膏涂之,痛息,日涂两次,至愈乃止。内服杜痔丸,每早晚各服五钱。

内痔

候登厕翻出肛外,用温水洗净侧卧,其痔尽出,勿使收入。亦有痔自翻出,大如茶杯,形如一菌,粪从菌心而出,痛极难忍,上面如盆,四边高,中心陷下,如菌根。粪后用杜枸杞根捣烂,煎汁热熏温洗,洗净以洞天膏摊如菜碗大,中剪一孔,以一边剪开通孔,烘熔圈于菌根,贴于四边,围护好肉,诚恐上药药汁漓于好肉耳。每取枯痔药一二分,入杯津调,笔蘸拂菌之外面四旁,日夜各拂一次。菌之中心,通连肛门,大忌拂药,倘有流入,大痛难当。

拂一两日,毒水流出,菌形渐缩而软。再拂一两日,渐硬而黑,菌边日有脱下。用药一钱,内再增朱砂一分,仍用津调,日夜照拂。俟菌缩小黑硬,再拂,拂至菌根自落痊愈。

痔漏成管

以退管散五钱,黑糖拌,空心陈酒送下,管自退出乃止。或用双鳖丸亦可。

石疖

夏秋头面生红疖,初起取洞天膏贴,周时全消。溃者贴之亦愈。用清暑散煎,俟温,服即无热毒之患。

大痈溃后议

凡大痈溃后,世人每投炙 、炙草,或用半炙半生,殊不知托里散内用人参者,并非以参补虚,不过以参助 ,添其托毒之力,却无补毒之害,而炙 只补气,不能托毒;炙草只补中,不能解毒。倘毒瓦斯未尽,误投炙 、炙草,或用保元、十全等汤,致毒反得补助,毒攻内腑。余之治法,凡遇初溃大痈,止其痛,痛息则毒散,其肿亦退。色转红活,即可无须用参、补托,如须 、草,亦皆用生,不用炙也。惟体虚年老者,投参而 、草则皆炙也。如体旺家贫者,无参亦易收功。

马曰∶此论极是。何世之疡科,于溃脓以后,每用参、 、炙草以为托里,补住火邪,致疮难愈,甚则毒攻内腑,危殆不救。能取此为法,必无贻误。

下一章节内容预览

有阴有阳症门: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