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中医书籍 >> 中医书籍 >> 正文
拼音导航ABCDEFGHJKLMNPQRSTWXYZ

《三十年临证经验集》

内外并进疗红眼

1973年底曾治一名四十余岁之男子,初秋感受风热,并发结膜炎。多方治疗两个月,未有进展。渐渐视物模糊,深以为虑。一日与余邂逅,遂求治焉。诊见患者两眼通赤似樱桃,风轮红丝密布。脉弦细,舌色淡红。余曰:“此病初由风热外感,失于清解;加上汝之体质肝肾阴虚,水亏火炽。邪热与肝肾虚火交织,故留而不解。当初疏散即安,而今时日已久,治当标本兼顾,清热与育阴并重,始可望愈。”于是处内服外洗各一方:

内服方:六味地黄丸,每日早晚各服10g、,淡盐汤送下。

外洗方:每日以霜桑叶30g、,加水两大碗,煎就后,揭去罐盖,以头面悬罐上,用毛巾将头与罐一并罩住,睁开双目,让药液之蒸气熏蒸患处。注意随时调节头罐之间距,以热而不烫为准。熏后两眼酸胀,泪液自流则任之。待水温而不烫时,以净布一小方,蘸水洗眼。亦一日两次。一月后,病者遇余内子,再三托致谢意,并告以按前法治疗一星期,眼病即愈。

按:霜桑叶煎水熏洗结膜炎,乃余故乡之民间秘方,无论证之虚实,用之皆效。患眼接受熏洗后,即觉舒适异常。桑叶虽是普通之物,然其功用,既可内清肺肝,又可外散风热,而熏洗火眼,是其独擅之能也。

又按:关于眼结膜炎之治疗方法,最简易且疗效奇特者,莫过于何长工之眼保健法。其法刊于《新体育》1981年第7期,《文汇报》1981年8月3日转载。随着时间推移,今已欲睹非易。爰摘录如下:

《何长工谈眼保健法》:“革命前辈何长工同志如今八十一岁高龄了,身体还很好。解放初,何老和著名化工专家侯德榜共事。侯老看到何长工同志才五十出头,眼就花了,就把自己行之有效的眼保健法介绍给他:用个小杯盛上温水,用手不断地往眼珠上撩水二十下,眼要睁着,使眼球与热水直接接触。水的温度以眼睛感到舒适为宜。每次做完后,用毛巾擦干,再在眼的有关穴位按摩按摩,并且轻轻按压几次眼球。何老试验以后,感到很舒服,就这样坚持了下来。双目焕发着神采的

何老说:四九年进城时我的花镜是三百度,现在还是三百度!一个人从五十迈到八十多岁,从中年进入老年,而视力竟然不衰,可以看书,可以写作,可以自己动手处理革命工作。用何老的话说:坚持三十年,得到了出乎预料的幸福。”

上述方法不仅有益于眼睛之保健,尤其是非器质性老年眼病之保健。且用治慢性结膜炎,功效不可殚述。余自得此法后,凡遇结膜炎久治不愈者,均授以此法。但不用小杯盛水,而改在早晨及晚间睡前用清洁而温度适宜之洗脸水,先冲洗眼睛,然后再行洗脸。如此每日可做两次,功效确实不凡。此类病例甚多,仅举一例以证其事。

高级会计师陆先生,于退休前数月患双眼慢性结膜炎,经对症治疗两月,病情依然。两眼不仅轻度红肿、涩痛,而且视力日渐减退,视物有迷糊不清之感,深虑日久有失明之咎。因而前来问治于余。余即告以上法。陆回家后当即施行,每日坚持早晚各一次,一月后眼病痊愈,视力复常。后五、六年,其妻患中风,偏瘫床褥,邀余为诊,并告余曰:自眼病愈后,此法依然日日施行,晨夕不虚,双眼一直保持良好,视力亦不随年龄而减退。

此法既有如此良效,其治病之机理何在?余推测可能有如下二点:

一者 借助水液直接冲洗眼球之良性刺激作用,引起局部充血。加速患眼周围之血液循环,使留着之瘀血痰浊及风寒湿热之邪,逐步消散。同时借助水液冲刷之力及溶解作用,将患眼分泌而附着于局部之病理物质冲洗干净。

二者 水液有濡涵眼中神水,松弛眼肌,促使功能调节恢复正常,消除眼睛疲劳作用。

下一章节内容预览

诊暇随笔: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