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中医书籍 >> 中医书籍 >> 正文
拼音导航ABCDEFGHJKLMNPQRSTWXYZ

《洄溪医案》

产后风热

西濠陆炳若夫人,产后感风热,瘀血未尽,医者执产后属虚寒之说,用干姜、熟地治之,且云必无生理,汗出而身热如炭,唇燥舌紫,仍用前药。余是日偶步田间看菜花,近炳若之居,趋迎求诊。余曰:生产血枯火炽,又兼风热,复加以刚燥滋腻之品,益火塞窍,以此死者,我见甚多。非石膏则阳明之盛火不解,遵仲景法,用竹皮、石膏等药。余归而他医至,笑且非之,谓自古无产后用石膏之理。盖生平未见仲景方也。其母素信余,立主服之,一剂而苏。明日炳若复求诊,余曰:更服一剂,病已去矣。无庸易方,如言而愈。医者群以为怪,不知此乃古人定法,惟服姜桂则必死。

下一章节内容预览

产后血臌:

苏州顾某继室,产后恶露不出,遂成血臌,医者束手,顾君之兄掌夫,余戚也,延余治之。余曰:此瘀血凝结,非桃仁等所能下,古法有抵当汤,今一时不及备,以唐人法,用肉桂、黄连、人参、大黄、五灵脂成剂,下其瘀血。群医无不大笑,谓寒热补泻并相犯之药合而成方,此怪人也。其家因平日相信,与服。明日,掌夫告余曰:病不可治矣。病者见鬼窃饮所服药,乃大呼曰:我不能食鬼之所吐也,先生可无治矣。余往验之,药本气味最烈之品,尝之与水无二,怪之。仍以前方煎成,亲往饮之,病者不肯饮,以威迫之,惧而饮,是夕下瘀血升余,而腹渐平,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