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中医书籍 >> 中医书籍 >> 正文
拼音导航ABCDEFGHJKLMNPQRSTWXYZ

《饮食须知》

水火

天雨水

味甘淡,性冷。豪雨不可用,淫雨及降注雨谓之潦水,味甘薄。

立春节雨水

性有春升始生之气。妇人不生育者,是日夫妇宜各饮一杯,可易得孕。取其发育万物之义也。

梅雨水

味甘性平。芒种后逢壬为入梅,小暑后逢壬为出梅,须淬入火炭解毒。此水入酱易熟,沾衣易烂,人受其气生病,物受其气生霉,忌用造酒醋。浣垢如灰汁,入梅叶煎汤洗衣霉,其斑乃脱。

液雨水

立冬后十日为入液,至小雪为出液。百虫饮此皆伏蛰,宜制杀虫药饵,又谓之药雨。

腊雪水

味甘性冷。冬至后第三戊为腊,密封阴处,数年不坏。用此水浸五谷种,则耐旱不生虫。酒席间则蝇自去。淹藏一切果食永不虫蛀。春雪日久则生虫,不堪用。亦易败坏。

味甘性大寒。止可浸物。若暑月食之,不过临时爽快,入腹令寒热相激,久必致病。因与时候相反,非所宜也。服黄连、胡黄连、大黄、巴豆者忌之。

露水

味甘性凉。百花草上露皆堪用。秋露取之造酒,名秋露白,香冽最佳。

凌霄花上露入目损明。

半天河水

即竹篱头及空树穴中水也,久者防有蛇虫毒。

屋漏水

味苦性大寒,有大毒。误饮生恶疮。滴脯肉中,人误食之,成瘕。又檐下雨水入菜有毒,亦勿误食。

冬霜

味甘性寒。收时用鸡羽扫入瓶中,密封阴处,久留不坏。

冰雹水

味咸性冷,有毒。人食冰雹,必患瘟疫风癫之证。酱味不正,取一二升纳瓮中,即还本味。

方诸水

味甘性寒,一名明水。方诸以铜锡相半所造,谓之鉴燧之剂。非蚌非金石。摩热向月取之,得水二三合,似朝露。

千里水

即远来活水。从西来者,谓之东流水,味甘性平。顺流水其性顺遂而下流。急流水其性急速而下达。逆流水其性洄澜倒逆而上行。劳水即扬泛水,又谓之甘澜水。用流水二斗,置大盆中,以杓高扬千万遍,有沸珠相聚,乃取煎药。盖水咸而体重,劳之则甘而轻。

井水

味有甘、淡、咸之异,性凉。凡井水远从地脉来者,为上。如城市人家稠密,沟渠污水杂入井中者,不可用。须煎滚澄清,候碱秽下坠,取上面清水用之。如雨混浊须擂桃杏仁,连汁投入水中搅匀,片时则水清矣。《易》曰∶井泥不食,慎之。凡井以黑铅为底,能清水散结,人饮之无疾。入丹砂镇之,令人多寿。平旦第一汲为井华水,取天一真气浮于水面,煎滋阴剂及炼丹药用。阿井水味甘咸,气清性重。

节气水

一年二十四节气,一节主半月。水之气味随之变迁,天地气候相感,非疆域之分限。正月初一至十二日,以一日主一月。每旦取初汲水,瓶盛秤轻重,重则主此月雨多,轻则主此月雨少。立春清明二节贮水曰神水。宜制丸散药酒,久留不坏。谷雨水取长江者良,以之造酒,储久色绀味冽。端午日午时取水,合丹丸药有效。五月五日午时有雨,急伐竹竿,中必有神水,沥取为药。小满芒种白露三节内水,并有毒。造药酿酒醋及一切食物,皆易败坏。人饮之,亦生脾胃疾。立秋日五更井华水,长幼各饮一杯,却疟痢百病。寒露、冬至、小寒、大寒四节及腊日水,宜浸造滋补丹丸药酒,与雪水同功。

山岩泉水

味甘性寒。凡有黑土毒石恶草在上者勿用。瀑涌激湍之水,饮令人颈疾。昔浔阳,忽一日城中马死数百,询之,因雨泻出山谷蛇虫毒水,马饮之而死。

乳穴水

味甘性温。秤之重于他水,煎之似盐花起,此真乳穴液也。取饮与钟乳石同功。山有玉而草木润,近山人多寿,皆玉石津液之功所致。

温泉

味辛性热。不可饮,下有硫黄作气,浴之袭人肌肤。水热者,可 猪羊毛,能熟蛋。庐山有温泉池,饱食方浴,虚人忌之。新安黄山朱砂泉,春时水即微红色,可煮茗。长安骊山 石泉,不甚作气。朱砂泉虽微红,似雄黄而不热。有砒石处汤泉,浴之有毒,慎之。

海水

性凉,秋冬味咸,春夏味淡。碧海水味咸,性微温,有小毒。夜行海中,拨之有火星者,咸水也。其色碧,故名碧海。盐胆水即盐 ,味咸苦,有大毒。

凡六畜饮一合即死,人饮亦然。今人用之点豆腐,煮四黄 物。服丹砂者忌之。

古冢中水

性寒有毒,误食杀人。粮罂中水,味辛有毒,乃古冢中食罂中水也。

洗眼见鬼,多服令人心闷。

磨刀水

洗手令生癣。

地浆

掘地作坎,以新汲水沃搅令浊,少顷澄清。服之解中毒烦闷,及一切鱼肉果菜菌毒。

浆水

炊粟米热投冷水中,浸五六日成此水,浸至败者损人。同李食,令霍乱吐利。醉后饮,令失音。妊妇食之,令儿骨瘦,水浆尤不可多饮,令绝产。

齑水

味酸咸性凉。能吐痰饮宿食,妇人食多绝产。

甑气水

味甘咸。知疮所在,能引药至患所。

熟汤

煎百沸者佳。勿用滚热汤漱口,损齿。病目人勿用热汤沐浴,助热昏目。

冻僵人勿用热汤濯手足,脱指甲。勿用铜器煎汤,人误饮损声。勿饮半滚水,令人发胀,损元气。

生熟汤

冷水滚汤相和者,又谓之阴阳水。凡人大醉及食瓜果过度,以生熟汤浸身,其汤皆作酒气瓜果味。《博物志》云∶浸至腰,食瓜可五十枚。至颈,则无限也。未知确否。

诸水有毒

人感天地氤氲而产育,资禀山川之气,相为流连,其美恶寿夭,亦相关涉。金石草木,尚随水土之性,况人为万物之灵乎?贪淫有泉,仙寿有井,载在往牒,必不我欺。《淮南子》云∶土地各以类生人,是故山气多男,泽气多女,水气多喑,风气多聋,林气多荫,木气多伛,下气多 ,石气多力,险气多瘿,暑气多夭,寒气多寿,谷气多痹,丘气多狂,广气多仁,陵气多贪。坚土人刚,弱土人脆,垆土人大,沙土人细,息土人美,耗土人丑,轻土多利,重土多迟。清水音小,浊水音大,湍水人轻,迟水人重,皆应其类也。又《河图括地象》云∶九州岛殊题,水泉刚弱各异,青州角征会,其气 轻,人声急,其泉酸以苦。梁州商征接,其气刚勇,人声塞,其泉苦以辛。 豫宫征会,其气平静,人声端,其泉甘以苦。雍冀商羽合,其气壮烈,人声捷,其泉甘以辛。人之形赋有浓薄,年寿有短长,由水土资养之不同,验诸南北人物之可见。水之有毒而不可犯者,亦所当知。

水中有赤脉不可断,井中沸溢不可饮,三十步内取青石一块投之,即止。古井、眢井不可入,有毒杀人,夏月阴气在下尤忌。用鸡毛试投,旋舞不下者有毒。投热醋数斗,可入。古冢亦然。古井不可塞,令人聋盲。

阴地流泉有毒,二八月行人饮之,成瘴疟,损脚力。泽中停水,五六月有鱼鳖遗精,误饮成瘕。沙河中水,欲之令人喑。两山夹水,其人多瘿。流水有声,其人多瘦。花瓶水误饮杀人,腊梅尤甚。铜器内盛水过夜,不可饮。炊汤洗面,令人无颜色,洗体令人生癣,洗足令疼痛生疮。铜器上汗误食,生要疽。冷水沐头,热泔沐头,并令头风,女人尤忌。经宿水面有五色者,有毒,勿洗手。时病后浴冷水,损心胞。

盛暑浴冷水,令伤寒病。汗后入冷水,令人骨痹。产后当风洗浴,发 病,多死。酒中饮冷水,令手战。酒后饮冷茶汤,成酒癖。饮水便睡,成水癖。夏月远行,勿以冷水洗足。冬月远行,勿以热水濯足。小儿就瓢瓶饮水,令语讷。

燧火

人之资于火食者,疾病寿夭系焉。四时钻燧取新火,根据岁气而无亢。

榆柳先百木而青,故春取之。杏枣之木心赤,故夏取之。柞 之木理白,故秋取之。

槐檀之木心黑,故冬取之。桑柘之木肌黄,故季夏取之。

桑柴火

宜煎一切补药,勿煮猪肉及鳅 鱼。不可炙艾,伤肌。

灶下灰火

谓之伏龙屎,不可 香祀神。

艾火

宜用阳燧火珠承日取太阳真火,其次则钻槐取火为良。若急卒难备,用真麻油灯或蜡烛火,以艾茎烧点于炷,滋润炎疮,至愈不痛也。其戛金击石钻燧八木之火,皆不可用。八木者,松火难瘥,柏火伤神多汗,桑火伤肌肉,柘火伤气脉,枣火伤内吐血,橘火伤营卫经络,榆火伤骨失志,竹火伤筋损目也。

下一章节内容预览

卷二: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