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中医养生 >> 中医文化 >> 正文
百部性微温,还是性微寒
文章来源: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8/12/29

百部,是中医临床常用的止咳、杀虫药。其性是微温,还是微寒?古今医家,见解不一。

最早记载

在我国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里,没有记载百部。收录百部最早的医籍是《名医别录》。《名医别录》是继《神农本草经》之后,有重要本草文献价值的著作。它收录了汉代至魏晋时期,诸家名医临床用药的珍贵经验。可惜原书早佚。梁代陶弘景撰《本草经集注》时,将其辑入,使本书的基本内容得以保存下来。

关于百部,《名医别录》仅云:“百部根,微温,有小毒,主治咳嗽上气。”后世医家,通过各自的医疗实践经验,对百部的形态、产地、鉴别、采集、炮制、性味、归经、功能、主治、配伍、用法及禁忌等,进行了不断补充和发挥。

唐代医家,对百部的性味、功能与主治,提出了新的见解。

唐代

如苏恭《新修本草》认为百部性微寒;甄权《药性本草》认为百部味甘、无毒,能治肺热,主润益肺;如李东垣《珍珠囊补遗药性赋》,既在卷一总赋目录云“百部味苦微温”,又在卷二主治指掌云“百部味苦微寒”,并将百部列入总赋的寒性类,云“百部治肺热,咳嗽可止”。

明代医家,对百部性味的看法,心态各异。

明代

有的是两说并存,不抒己见,如陈嘉谟《本草蒙筌》云:“百部味甘苦,气微温,又云微寒;无毒,一云有毒。”

有的仅言其味,避谈其性,重表其功,如龚廷贤《寿世保元•药性歌括四百味》云:“百部味甘,骨蒸劳瘵,杀疳蛔虫,久嗽功大。”

有的则直言性微寒,如刘文泰《本草品汇精要》。

有的是首先肯定前人看法,然后提出自己观点,并与同类药鉴别。如李时珍《本草纲目》云:“百部,气味甘,微温,无毒(时珍曰:苦、微甘,无毒)……百部亦天冬之类,故皆治肺病,杀虫。但百部气温而不寒,寒嗽宜之;天门冬性寒而不热,热嗽宜之,此为异耳。”

有的在这本书里言微寒,另本书里说微温,并提出归经。如李中梓《雷公炮制药性解》云:“百部,味甘苦,性微寒,有小毒,入肺经”。

《医宗必读•本草征要》则云:“百部,味甘,性微温,无毒,入肺经”。

清代医家,论述方药之书甚多,对百部性味的认识,亦不一致。

清代

有谓性微温,能治热嗽,如汪昂《本草备要》云:“百部甘苦微温,能润肺,治肺热咳嗽,苦能泻热。”

有谓性微温,能治寒嗽,如吴仪洛《本草从新》云:“百部甘苦微温,能润肺,温肺,治寒嗽、暴嗽、久嗽。”

有谓性微温,能治寒嗽,亦能泄肺热,将其列入泻剂中的平泻类,如黄宫绣《本草求真》云:“百部专入肺,甘苦微温……然亦能治寒嗽及泄肺热,以其味甘温故也。”

有谓性微寒,能润肺,将其归为宣剂中,以治肺热咳嗽,如沈金鳌《要药分剂》。

有谓性微温、微寒,乃清润之气,如杨时泰《本草述钩元》云:“百部味甘微苦,气微寒、微温,入肺。主咳嗽上气,愈肺热,久嗽,能润肺、保肺……百部与天冬,类皆治肺之剂,第天冬气寒味苦,后有微甘,的属以寒治热;百部则味甘而后微苦,苦特甘余。诸本草所谓微温、微寒者,乃清润之气,适与甘合,不可与天冬之苦寒同论。”

有谓性微温,乃温润之温,非温热之温,如张德裕《本草正义》云:“百部善于杀虫……即劳瘵家,肺中有虫,亦是虚热,此其专药,似不可谓之性温。故甄权以为甘,《大明》以为苦,苏恭且以为微寒,缪氏《经疏》直谓《别录》为误,盖亦有理。然而曰微温,亦如紫菀温肺,专治肺咳之例,究非温热之温,故凡有咳嗽,可通用之。”

有谓性平,如胥紫来《续编医学三字经》云:“百部平,清肺热,止咳嗽,尸虫绝。”

现代医家,对方药深入研究,著述更多。

现代

就百部的性味来说,成都中医学院(现成都中医药大学)本草教研组《中药学》认为“百部性味苦甘微温”。

上海中医学院(现上海中医药大学)中药学教研组《中药学》则认为“百部性味苦甘微寒”。

北京中医学院中药教研组,认识分歧,在《药性赋白话解》云“百部味苦甘性微寒”,而在《药性歌括四百味白话解》又云“百部味甘苦,性微温”。

广州中医研究院主编的《中医大辞典》与江苏新医学院主编的《中药大辞典》均认为“百部甘苦微温”。

而高等中医院校教学参考丛书颜正华主编的《中药学》则主张“百部性味甘苦平”。

以上可见,古今医家对百部性味的理解,见仁见智,各不相同,至今没有统一认识。

笔者认为,诸家所说,虽不一致,其实并不矛盾。因“天地所生万物,皆感五运六气之化,故不出五气、五味、五色、五行、寒热温凉、升降浮沉之别”(张志聪《侣山堂类辩》)。就药物的四气看,乃禀受天地的四气而成。天地四气,春温、夏热、秋凉、冬寒。温乃热之渐,热乃温之甚,凉乃寒之渐,寒乃凉之甚。所谓微温、微寒者,实即“平性”也。

百部性微温,或性微寒,若分而言之,从古代医家的临床实践经验,到现代医家的药理实验研究,都证实各有其理。

现代药理研究

百部性微温,或性微寒,若分而言之,从古代医家的临床实践经验,到现代医家的药理实验研究,都证实各有其理。百部含有多种生物碱,对人型结核杆菌、肺炎双球菌、流感病毒等均有抑制作用。前贤每用以治肺痨咳嗽之疾,多从阴虚论治;或治肺热咳嗽,热者寒之,都足以证明百部性微寒。王浴生主编的《中药药理与应用》云:“百部味甘苦,性微温……百部制剂口服后,有胸部灼热感,口鼻及咽喉发干、头晕、胸闷、气急、厌食……偶有鼻衄,总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为20%~30%。”或治肺寒咳嗽,寒者热之,都又是百部性微温的明证。若合而言之,百部具有广谱抗菌作用,其治新久,寒热诸嗽之功,全在医者巧妙配伍,方能奏效。故张志聪《侣山堂类辩》云:“万物各有自然之性,凡病自有当然之理,即物以穷其性,即病以求其理,豁然贯通,则天地所生之万物,人生所患之百病,皆归一致矣。”

归经

百部的归经,古今医家多谓之肺经(《本草新编》云亦入脾胃),而从百部能杀蛔、蛲虫,对痢疾杆菌、伤寒杆菌、大肠杆菌、霍乱杆菌等均有抑制作用看,还应入大肠经。

(选自  张鸣钟  著《岐黄楼医话》)

【本文选自《岐黄楼医话》,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主编:张鸣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