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本草网 >> 中医养生 >> 经典医案 >> 正文
周天寒:慎思明辨,论治杂证
文章来源:互联网  更新时间:2019/1/2

周师在临床侍诊中,对每一个病人态度和蔼,严肃认真,勤于思考,慬慎用药,治疗内科杂证,犹多创新,每于细微之处见精深,平凡之处见功底,颇有独到之处。周师认为,理法方药是中医诊治疾病的方法和步骤,是辨证施治的具体体现。理即是辨证,法方药即是施治。理是治疗的前提和依据,而法方药则是检验理正确与否的标准。只有正确的理才会导致出正确的法方药,故理是指导立法处方用药的基础,而法方药则是在这一基础上对疾病进行有效治疗的关键。可见理法方药是中医诊治疾病的完整的科学体系,正确地运用这一完整的科学体系为临床服务,是提高医疗质量的关键。

他临证注重整体思维,特别强调理法方药一线贯通,在治疗内科杂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现录其医案数则。

1温通胆阳治失眠

张××,男,50岁,干部,1979年10月8日诊。素体肥胖,患慢支炎、冠心病多年,常用中西药物。一年前胸闷心悸加重,伴失眠多梦,食欲不振,痰多咳嗽,胆怯气喘,经多方诊治,症状时轻时生,反复发作。两月前失眠加重,甚则通宵不眠,次日精神疲乏,困倦无力,时有恐惧感。前医诊为心脾气虚,用归脾汤、酸枣仁汤等治疗,罔效。察其舌质淡,苔白微腻,脉细而滑,审是胆虚阳弱,痰湿内蕴之候,治宜温阳益气,化痰除湿,方用加减温胆汤。处方:泡参、茯苓各15克,半夏12克、陈皮、远志各8克、菖蒲、肉桂各6克、枳实、生姜各10克。服本方两剂后,症状略为减轻,后以上方加附片10克,秫米30克。共进3剂,睡眠复常,且心悸、咳嗽明显减轻。

2益气通阳治心悸

李××,女,45岁,1983年4月7日诊。两年来心悸时作时止,胸闷隐痛,气短乏力,经中西医治疗效差。近一年来诸症加重,时常感冒,心电图提示频发早搏,舌淡红,苔薄白,脉弦而结代,证属营卫亏虚,心失所养,致心阳不振,气血失于调畅,治宜调和营卫,益气通阳。方用桂枝加人参汤加味。处方:桂枝、生姜各10克,白芍、炙甘草各12克,人参6克(另煎),大枣10枚,丹参18克,共进30余剂,诸症消失,心电图显示正常,随访二年,未复发。

3养血柔筋治肢麻

张××,女,42岁,1986年5月10日诊,于三年前曾患肝炎,经治肝功已基本正常。近两月多来出现双下肢麻木,夜间转筋,头晕耳鸣,失眠多梦,前医拟八珍汤加味治疗效不显。查舌淡红、欠润,脉弦细数。诊为肝血不足,筋脉失养。治宜养血柔肝,柔筋活络。方用芍药甘草汤加味。处方:白芍45克、炙甘草、银花藤各18克、木瓜12克、当归、地龙各10克。共服12剂告愈。

4调和营卫治鼻炎

张××,女,40岁,教师。素有慢性支气管炎,两月前因受凉感冒,经治它症俱减,唯鼻塞流涕,恶风之症如故。西医诊断为“过敏性鼻炎”,建议服中药治疗。察其舌质淡红,苔白滑,脉 浮缓无力。此肺气不足,营卫失和之明证,治宜补肺益气,调营和卫,方予桂枝汤加黄芪治之。处方:黄芪30克、桂枝10克,白芍10克、大枣12枚、生姜10克、炙甘草6克。共进12剂,恶风、鼻塞流涕尽除,感冒次数明显减少,咳喘减轻,后以补中益气丸调理善后。

5芳香开郁治黄疸

蒲某,男,17岁,学生。1990年5月8日诊。因素蕴郁热,又饮食不慎,致双目发黄,发热口渴,口苦心烦,不思饮食,小便黄赤短少。肝功能检查:黄疸指数18单位,锌浊15单位,谷丙转氨酶180单位;尿二胆阳性。诊断为急性传染性黄疸型肝炎。除西药保肝治疗外,加用中药治疗。初诊为肝胆湿热,用茵陈蒿汤加味治疗效差,诸症如故。察 其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数有力,断为湿热中阻,胆热内郁之候,治宜芳香化湿,清热利胆。改用三香汤加味:瓜蒌壳、桔梗、枳壳各12克,栀子、郁金各15克,降香、淡豆豉各10克,茵陈30克,板蓝根18克。服上方两剂后症状减轻,8剂后黄疸基本消失,后守方去淡豆豉、降香,酌加沙参、麦芽、丹参等,共进15剂,诸症皆失,肝功复查正常。

6益气摄血治宫血

李××,女,50岁,干部。患者既往阳虚自汗,经常感冒。于1979年12月2日突然阴道大量流血,色淡红,质清稀,并伴有气短懒言,身倦乏力,四肢欠温,食欲不振等症,当即去××医院诊断为“功能性子宫出血”,经打针止血,服止血西药,未见好转,次日服中药1剂(药名不详),仍无明显好转,于12月4日前来就诊。观其人面色苍白,精神欠佳,语声低沉,呼吸均匀,诊其脉 沉细而弱。此乃阳虚气弱,脾气下陷,气不摄血之证候。根据“初则止血以塞其流;次则兼清以澄其源;末宜调理脾胃以复其旧”的原则,首以十灰丸一瓶嘱先服以止其血,继以固冲汤(黄芪31克、白术15克、煅龙骨24克、煅牡蛎24克、枣皮12克、白芍12克、乌贼骨12克、茜草12克、棕炭9克、五倍子6克)2剂,嘱加血余炭3克冲服。2剂后出血大减,再进2剂,出血停止。以后继用举元煎加味(党参18克、黄芪31克、炒白术12克、炙甘草9克、升麻10克、阿胶12克(烊化兑服)熟地15克)调理,未见复发。

7药食并调治肺痨

钟××,男,58岁。1976年10月8日诊。患肺结核病二十余年,经西药抗痨治疗,病情基本稳定,近两年因长期腹泻,经治疗无效,更见旧病复发,时时咳嗽,咯血,体重明显下降,食量大减,西医检查诊断为肺结核活动期,慢性肠炎。症见面色萎黄,肤色无泽,肌肉消瘦,舌淡,脉沉细。诊为脾气亏虚,气血不足,嘱以百部、白及各250g,研末,每日15g,蒸蛋服,每日一次;另以薯蓣粥常服。连续服用半年余,诸症消失,食欲增加,X光透视病灶稳定。

8治痰重辨证 温清宜分清

现代医学认为,痰的产生与感染、炎症相关,治疗上从抗感染、消炎着手。临床上一般都把西医的“炎”与中医的“火”相对应起来,抗感染即清热解毒;见痰即以清法治之。虽有中病者,然见效者少见矣。中医认为,痰的产生是由于脏腑功能失调,气血津液敷布失调,气机逆乱所致,故周师认为“治痰应先治气”、“气行则痰自消”。清法固可治痰、治炎,而非唯一治法,如宣肺降气法、温肺化饮法、袪风散寒法等,无不是在治痰、治炎。故治痰之法,贵在论证,反对唯用清法。见之于临床,其说颇有实用价值。曾治王某,女,60岁,退休干部,咳嗽,咯吐泡沫痰3月余,伴气紧背心时冷、恶寒不适,饮食、二便尚可,舌质淡、苔薄白,脉细。体温380C,咽部充血不明显;X线提示:双肺纹理增粗,血象:WBC11.8×109/L,L0.37%,N0.61%.已用等抗生素及中成药V-C银翘片、板蓝根之类治疗,见效甚微。周师认为:此属寒饮客于表,卫阳不振所致。治宜解表蠲饮、理气消痰,拟用小青龙汤加减化裁:麻绒、干姜各12克,茯苓、半夏、枳壳各15克,桂枝、木香、五味子各10克、细辛6克。水煎服,1日1剂,1日3服,服1剂后,痰减身爽,再进3剂,诸证自除。

9治郁调脏腑,气畅郁自解

郁证是由于情志不舒、气机郁滞所引起的多种证候群的总称。中医学认为肝主疏泄,气机为肝所主,故自古迄今,不少医家从“肝病多郁”、“郁病皆气”、“百病皆生于气”、“百病皆生于郁”等观点出发,认为郁病的主要病变部位在肝。故论述多注重肝而忽略其它脏腑对郁病的影响。在临床上,周师认为郁病非一脏一腑之病。情志因素的影响固然是郁病的重要发病因素,但导致情绪变化,影响肝主疏泄功能失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脾气郁结、肺失宣肃、水湿内停、瘀血阻滞等均可导致郁病的发生。因此,周师认为郁病的治疗首重辨脏腑,不主张凡郁皆治肝,其说用之于临床,颇有实践意义。如治李某,女,37岁,工人,2月前因家事和其夫争吵后,时感双乳胀痛,心胸不适,心悸气短,心情郁闷,饮食欠佳,二便正常,舌质红,苔薄白,脉弦。X线、胸片等其它辅查均正常。曾服心痛定等西药无效后,转服柴胡疏肝散之类中药,效果欠佳。周师认为本病病位非在肝,而在心。由于患者家庭不睦的刺激,损伤心气,致使心气不畅、血运不畅而出现上述症状。方选用舒心解郁汤(经验方)加减化裁:党参、合欢皮、郁金各15克,瓜壳、桔梗、桂枝各12克,檀香(另包)15克研细冲服。水煎服,1日3服,1日1剂,3剂后,患者上述症状明显好转,再服3剂,诸证悉除。

10顽症重痰瘀  用药善攻破

凡久顽之症,或痛、癥瘕、或瘫痪、狂乱或斑疹、惊悸等症。久顽之证,邪必入络,致气血津液运行不畅。血运不畅则成津液运行阻滞,停而为痰饮。痰久致瘀,加重气血津液运行失畅。在临床上,一般止痛、消癥、行血、解痉、豁痰等治法,多难取效。此类证候,周师多重叶氏“虫蚁搜刮通络”、“怪病多痰起”之学说,多用虫类通络及豁痰之品。其经验方(全蝎、地龙、白附子、僵蚕、皂荚)施于狂证、神经痛以及冠心病等久顽之症,常能使患者转危为安。如治程某,女41岁,农民,突然狂乱,弃衣而走,不避亲疏,舌质红,苔黄厚,脉弦数。周师认为此证为痰瘀蒙蔽心窍。方用全蝎、地龙、水蛭各12克,僵蚕15克,佐白附子、半夏、皂荚、陈皮各12克,水煎服,连服3剂,1日3服,1日1剂,二诊时,患者狂乱有所好转,在原方的基础上,配以远志、合欢皮各15克,加服安宫牛黄丸。三诊时,病人狂乱、弃衣而走,不避亲疏明显好转。此时,周师认为应顾及后天之本,在原方基础之上,加茯苓、淮山、藿香等药,连服6剂后,患者诸证悉除。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